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【銀髮生活】從貨櫃船長到田庄大哥 靳蓉章用鋤頭翻出人生新篇章

冬至前幾天的午後,在美濃一幢田園農舍家宅中看到硬朗厚實的靳蓉章(以下稱靳大哥),外觀上實在看不出年屆70的痕跡,從65歲自陽明海運退休後就定居美濃,無日不下田從事農作的雙手已長滿粗紋後繭,爽朗笑聲猶在耳,就聽到靳大哥說人生至此算是完成「海陸空三棲」的歷練了。

海洋大學航海系科班出身,靳大哥軍旅卻是擔任空軍教官,退役後就進入當年的台灣航運公司,從61年做到退休,四十多個年頭中有三十幾年在海上度過,期間轉換的航運公司很多,靳大哥說在那個年代換公司工作很正常,可以學到很多不同船舶的經驗,也服務過日本、美國的公司,日語、英語的能力當然跟著變好,後來在陽明海運待的最久,直到退休。

漂洋過海生活中,曾待過液態瓦斯輪、雜貨輪、散裝輪、貨櫃輪。民國60年底台灣退出聯合國後,對剛起步的國內遠洋不啻雪上加霜,靳大哥說那時台灣大多用美國舊船,設備落伍老舊,大多是靠船長、大副等資深的用經驗補強,後來航太科技電腦網路普及後,改為衛星導航,航運才走上安全及效率軌道。投身這個行業雖然待遇不錯,但有得必有失,一年到頭沒幾天上岸或回家,因為是國際型的商業運輸,只要公司接單排航線,船長就要一站又一站的運送。

吳治華

投身遠洋航運四十載,靳蓉章船長雖已退休,但談到那段人生,仍是興味十足;圖為2005年6月於波羅的海。(吳治華翻攝)

跑遍世界大港的感覺如何?靳大哥說他鄉不是故鄉,雖然開了眼界,但心裡總是少了「親」的滋味。尤其有時運送任務會碰到海盜猖獗、區域戰爭、天候不佳、船員傷病等不同狀況,船公司及船長就要設法排除或避險,船長有必要跟各港的港務官員熟識,也要與兩岸外交或歐美航運人士有交情,善緣越多疑難雜症的處裡就越容易,在上萬個波濤日子中,靳大哥說還好事前準備,事發應變,事後處理都自助人助,算是平安退休了。

因為太太是高雄人,所以很早就想退休後在高雄找塊地安居養老,後來在美濃買了農地蓋了農舍住家,原本沒想當農夫,但左鄰右舍都是農家,也覺得自己身體還行,就上網上課學農,實際下田後發現沒那麼容易,只好就請教有經驗的過來人,才慢慢上手,目前承租了三塊地共一甲,用有機農法種水稻、黑豆及一些花,收成就自己找通路行銷,產量不大也談不上什麼獲利,靳大哥說最大收穫就是勞動養生囉!

吳治華

農忙之後開著小貨車回到寬敞的住家,靳蓉章船長很感恩海洋生活讓自己的體能還能勝任勞動。(吳治華拍攝)

農忙之暇,靳大哥參加了文化導覽志工、組合唱團等活動,「要快速認識當地文史、景點的方法就是參加導覽課。」靳大哥認為這個訓練讓他結交了不少志同道合的美濃鄉親,儘管不是客家人不會客家話,但以他在海上都能交到那麼多朋友的歷練,靳大哥笑著說,退休不應該自閉孤獨,應該更展開雙臂擁抱新的人際關係,像組合唱團就是「獨樂樂不如眾樂樂」的意義。

退休後選擇田園農作生活當然不錯,但靳大哥奉勸有心跟進的人一定要「戒之在得」,不要想靠這個賺錢,務必衡量自己的體力、財力,以休閒勞動養生為主,切莫有「拚輸贏」的心態,否則會讓自己「得不償失」。

吳治華

靳蓉章船長(左三)加入田園合唱團,展開退休新生活。(吳治華翻攝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