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銀髮生活|我不是來南園遊玩,我在南園工作並生活著

位於新竹新埔的The One 南園人文客棧,昔日是款待國際元首與名流的私人招待所,柴契爾夫人、戈巴契夫等國際元首都曾是坐上賓。2007年,The One團隊自聯合報手上接下南園,將40間住房兩兩打通,並於2008年正式對外開放營運,每日僅限量招待20間住客。

佔地27公頃的南園腹地,The One打造了含括食藝、宿旅、園林的獨有沉浸體驗,一日五食的全包式款待,結合文化體驗、場所精神、匠心器皿、風土食材,及專屬管家的款待服務,並不時推出新節目、新遊程體驗,軟硬融合,為定點式度假演繹了美好典範,也是讓不少旅客變熟客的主因。

兩天一夜、三天兩夜的旅程中,你可能會發現身旁的管家或服務人員頭髮有些花白,不似餐飲服務業常見的年輕面孔。筆者好奇探問,才發現南園的管家、工作人員涵括老中青不同世代,他們提供的是服務亦是生活經驗,這群管家是南園的最佳品牌代言人,亦是讓熟客頻頻造訪的動力之一。筆者採訪了三位在南園邊工作邊生活的熟齡朋友,不論是退休後再就業、中年職場轉換、婦女二度就業,他們同樣訴說著:若能兼顧生活和工作,或是所謂的工作生活融合,就無所謂退休不退休了。

南園員工_瑪劭大哥

南園導覽是瑪劭大哥(圖中站立者)的工作內容之一,他對南園的建築人文和自然景觀相當熟稔。(照片提供/陳耀恩)

南園最資深員工
71歲瑪劭‧阿祐珀:這份工作實在做不膩

「園區的負離子都被我吸收了!」今天71歲的瑪劭‧阿祐珀(以下稱瑪劭大哥),身形高大挺拔,當他報出歲數時,我們著實嚇了一跳,他開玩笑說因為在南園住了20年,可是吸了足足二十載園區內的芬多精。

退休前從事侍從的工作,退休後應徵上南園的保全人員,後來毛遂自薦轉換成總務工作,歷經The One接手經營,瑪劭大哥成了目前最資深的員工,而且還是唯一下班後也住在南園的員工,居住在南園的資歷比聯合報創辦人王惕吾還久。

瑪劭大哥的一天由晨跑揭開序幕,每日六點鐘,他會由南樓慢跑至中巴停車場,來回共四趟。

接下來的一天,他會為遊客導覽園區的建築、人文風貌和自然景緻;中午時段可能會是餐廳的外場服務人員;午後化身「蘭苑咖啡旅程」的手沖咖啡師,你正啜飲的那杯入喉綻放出萊姆酒香的咖啡,可能就出自瑪劭大哥之手。

南園-1

蘭苑咖啡旅程提供三款風味殊異的咖啡,從嗅覺到味覺帶領旅客細品咖啡。(攝影/邱詩琁)

手沖咖啡是The One接手經營之後的新學習、新技能。The One 品牌傳達經理張珮綺表示,這些管家身上的技能最少三、四種起跳,再就每個人的個性和天賦,做工作安排,員工排休時也能有其他代班人選。

台灣建築之父漢寶德正是南園的設計建築師,南園建造完成之後,他曾再次造訪南園,資深的瑪劭大哥便有幸遇過兩回,親臨大師身旁聆聽建築理念和設計巧思,並把握難得機會發問。這些第一手資料都化作他導覽時的珍貴素材,若是跟到瑪劭大哥的導覽團,還能聽到他在小戲臺高歌一曲,感受聲音迴盪在建築空間的奧妙。

融合閩式紅磚建築、洋樓拱廊和江南庭園造景的南園別樹一格,成了新竹新埔必遊的景點之一。瑪劭大哥除了談建築也講植物,豐富的人文和自然景觀,讓他覺得在南園工作學不完也講不完。客戶一句:值回票價!對他來說就是最好的鼓勵,遇到忍不住「打賞」的旅客,他只好將現金變成The One伴手禮再回贈給客人。The One提供住房旅客兩天一夜、三天兩夜的行程選擇,賦歸時,管家總會在車外揮手致意,務求讓客人有賓至如歸之感。

南園-2

不同的窗花設計皆有其寓意和祝福,透過導覽才能更領會建築之美。(攝影/邱詩琁)

二十載寒暑晝夜,南園之於瑪劭大哥早已不是工作場域,而是如同自家後花園的存在,鎮日在園區內有不同的活可忙,他表示由於工作是分段式的,不是一直重複同樣的工作,不容易倦膩。他也歡迎對管家工作有興趣、個性活潑,能夠帶著愉快心情提供服務的熟齡朋友成為他的同事夥伴。

瑪劭大哥的南園秘境:
「從西亭往水風軒的那一段是很不一樣的景致,遊客較少走到那,相對比較隱密,很適合談情說愛。」只有常客,才有機會被瑪紹大哥帶往他的南園秘境喔。

 

職場下半場大轉彎
許志宏:我是來生活和工作的!

「我不是退休再就業,我是職場下半場轉業。」許志宏訪談一開場便特別強調。由於之前的工作性質高壓,許志宏發現他每天走進辦公室看到的都是如他一樣不快樂的臉孔,因為清楚意識到自己的不快樂,「即使再領五年、十年的高薪,情況依舊不會改變,怕的是自己已經沒有改變的勇氣和可能。」他毅然決然放棄了工作22年的高薪、高管工作。

「到哪裡可以看到快樂的人呢,我當時想得很天真,應該就是餐飲服務業吧,因為多數人都是開心赴約用餐啊。」許志宏當時已屆五十歲,為了轉換職場跑道,他報名了職訓局的課程,但找新工作的狀況和進度仍不如預期,投了履歷過去常是石沉大海,無消無息。

他打電話給當時南園負責招募的人員,發現自己缺乏相關經驗以及他的年齡數字,依舊是個檻。許志宏於是毛遂自薦:「現在是高齡社會,現代人如此長壽,五十歲就如同以前的四十歲,我的健康和體能狀況良好,絕對足以勝任。」他成功說服了人資,如願進入餐飲服務業,新鮮的職場下半場於焉展開。

一開始從房務工作做起,現在的他還身兼一重要任務:黑膠音樂會的主持人。遊客享用完晚宴,回到住宿的富貴齋時,當晚的最後一個行程便是「黑膠音樂微醺時光」,許志宏介紹蟲膠、黑膠的歷史演變,並介紹接下來播放的歌曲,放入唱盤、擺上唱針,蔡琴、鄧麗君、卡本特兄妹……懷舊樂音旋轉流洩,配上地酒與老蘿蔔乾,是入睡前的放鬆療癒時光。

南園_黑膠微醺時光 老蘿蔔乾_02

地酒配上老蘿蔔乾同是歲月淬鍊的滋味,意外合拍。(圖片提供/南園)

許志宏最享受的是節目結束之後,有些客人意猶未盡,他趁此時和客人互動聊天,曾經有客人對他說道:你們提供的服務真是有溫度。他聽了大為感動,覺得一切都值得了。

五年級生的許志宏上有四年級的哥姊,下有六年級的弟妹,來到南園住宿的客人以熟齡客層居多,跨越幾個年級的話題對他來說不是問題,甚至也成了這位中年才轉換職場跑道成為餐飲服務業新手的優勢。許志宏對服務業的認知和解讀為:提供服務給客人,而非服伺客人。抱持著這個信念,他和客戶分享美好生活經驗,正好也和南園管家制的服務理念不謀而合。

許志宏進一步說明,其實任何行業都有其服務,都要面對客戶,也算廣義的服務業。因此過往的工作經歷對於從事餐飲服務業絕對有幫助,當年企業的高階主管成為餐旅業的管家,心態調適不成問題,他自嘲自己是現世報,有時從同事的互動中,看到了自己從前身為主管的影子。

許志宏選擇了既是工作也是生活,既是生活也是工作的職場下半場,薪水已經不是最重要的考量,他希望每天儘可能抱持著愉快的心情工作,在南園的工作還包含有身體勞動的面向,既讓心理健康,也讓身體更健康。

南園-3

許志宏的南園秘境,從富貴齋三樓推門出去,立即走入自然懷抱裡。(攝影/邱詩琁)

許志宏的南園秘境:
富貴齋三樓的陽台。從室內推門走向陽台,感覺自己猶如走入山的懷抱;再推門走進室內,像來到了大戶人家作客般,隔著一扇門,一邊山巒翠綠,另一邊古色古香,瞬間切換不同的美景感受。


南園員工_楊玉香-2

楊玉香支援餐廳的外場服務工作。(圖片提供/南園)

二度就業,一待13年
楊玉香:南園帶給我好多第一次

「這是人生裡很難得的經驗,所有不曾碰過的事情都在這裡碰上了。」楊玉香在南園工作13年了,在The One接手南園經營的試營運期間,便進來服務。從販售部銷售員到客戶中心,再到倉管、總務、採購,再加上南園的工作內外場都會接觸和支援,堪稱在南園的歷練相當完整豐富。

結婚後以家庭為重,陪伴孩子成長、照顧婆婆,中年後再度出來找工作,楊玉香原本看到南園在徵洗碗工,面試進來之後成為販賣部的銷售員,南園成了她人生的重要職場,許多工作中的第一次都發生在南園,她回想有次遇到大停水,緊急請運水車運水進來園區恢復供水;有臨場緊急應變的考驗,也有不少工作中發生的趣事,包括遊客誤把柿子樹上的柿子認成番茄(番茄不長在樹上);員工誤把南蛇聽成「男」蛇,豐富的生態環境也帶來不少工作趣聞。

南園-4

27公頃的佔地,處處是大自然教室。(攝影/邱詩琁)

「朋友要花錢才能進來,我每天不用花錢就能進來,還有薪水可領。」楊玉香對於這個職場的得天獨厚的自然環境最為自豪,她的南園秘境是位於蘭苑的湖畔咖啡,入冬後,遇到晴朗天氣,三面開窗的一隅定能曬到暖陽,身體暖心也暖了,楊玉香說若能在那放鬆休息五分鐘,就能立即充飽電,繼續全力以赴。

南園之於楊玉香的意義,還不僅是婦女二度就業,碰壁數回後所遇到的安全堡壘。目前女兒和女婿也都是南園員工,兩人當年因在南園工作而相識相戀,是南園第一對結婚的員工,孫子更是南園執行長劉邦初從小看到大,還立下心願未來也要進南園工作,堪稱是「南園家庭」。

南園_南樓_01

南園最著名的建築南樓。(圖片提供/南園)

楊玉香最感謝的是在南園豐富的學習機會,只要員工提出想學習的內容,就有可能實現,花藝、茶道、手沖咖啡等等,是工作所需亦是生活滋養。員工旅遊期間捨得休園停止營業,讓全體員工一同旅行見習。言談間,聽得出楊玉香對於這位會空出時間和員工喝咖啡、聆聽員工想法心聲的執行長充滿感謝。

南園依循時令節日不定期推出不同體驗行程,並搭配住宿券經營熟客,楊玉香提到南園有不少超級熟客,幾乎把南園當後花園,常客變朋友,每回來住宿遊完還會帶伴手禮過來,而吸引他們不斷回流的,除了南園的景物,行程安排,還有令客人會想念的這群管家們。

楊玉香的南園秘境:
蘭苑的湖畔咖啡,正是三天兩夜遊程中「咖啡旅程」體驗的所在地。過往曾是聯合報發行人王效蘭女士的住所。其中一個角落三面環湖,視野極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