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【心情小站】居服工作最需要的是耐心,曾琇英耐心陪伴長輩,也被長輩暖心療癒

掐指一算,曾琇英投入居服員工作已經12年了。當年,因為下游工廠大量外移,讓她決定提早離開職場。退休後,學國標舞、唱歌、旅遊,跟多數退休族一樣,曾琇英過了5年自在、快活的退休生活。

 

踏入居服領域的契機,是當時朋友的一句話:這工作很彈性。曾琇英發現退休後學習新才藝的花費不低,再加上新買房,讓她動念如果做一份工時較為彈性的工作,不僅多一份收入,原有的興趣和休閒也還能繼續維持。

 

從事居家照顧的相關工作,對許多熟齡女性來說並不陌生,曾琇英之前也有照顧罹患失智症父親的經驗。12年來,照顧過的個案就屬失智長輩最多,讓曾琇英歸納出了一套心得,輕度和極重度的失智病患並不難照顧,最難的是中度到重度的這段。她憶起曾經有位個案,過往是位高權重之人,不僅具有威嚴,兇起來時更是讓人懼怕,所幸個案的兒子既講理也幫忙,才能化解一次次的緊張時刻。

 

她也觀察到多數的失智長輩都不愛洗澡,因此練就出「連哄帶騙」的方式,讓長輩逐漸卸下心防,才得以順利達成洗澡任務。有位超過九十歲的長輩,長年只擦澡不洗澡,在她誘導有方之下,讓長輩從此接受「水洗」,解決了家屬心頭的一大困擾。

 

曾琇英坦言,工作難免有倦怠的時候,但每回一走進案主家中,一看到案主,倦怠心情便消散退去,「他們已經像家人一樣了,我如果不做了,誰來照顧他們?!」雖然知道終究會找到人接手,但和案主長年累積出的情感、信任感;以及照顧每個個案不同的眉眉角角,讓她不忍心放手。案主的一句:「沒有妳,我該怎麼辦?!」是她重燃動力的引擎,這種「被需要」的感覺,也正是這份工作最大的回饋和肯定。

 

也因為12年來陪伴許多案主走過生命的最後階段,讓曾琇英有不少感觸,除了更懂得惜福、更注重健康,曾琇英很慶幸自己能陪他們走過一段,慶幸案主在這階段還有人可以說話聊天,還有人能陪伴他們。她了解失智症或年長者難免會不斷重複同樣的話語和問句,因此總是耐性地回答一遍又一遍,她覺得自己最合適這份工作的特質,也正是「耐心」。

 

近年來,越來越多年輕人加入居服員的行列,曾琇英樂見年輕新血加入,她覺得年輕人的體力應足以勝任居服員工作,接案量足夠的話,薪資報酬並不差。除了個人意願之外,她認為最重要的人格特質還是要具有耐心,樂於陪伴長者。

 

每回的工作倦怠總被這些案主所撫平療癒,讓曾琇英決定這個下半場的職涯能做多久就做多久,「我們還有同事七十多歲都還在做,狀況都還很好。」名符其實是所謂「做健康」的。從曾琇英愉悅溫暖的聲調中,彷彿能聽出居家照顧服務的不只是身,還有「心」。